我们是孙中军、朱成秀,家住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兰陵镇横山粮所。

现实名举报兰陵县郭忠文强买强卖,强拆民宅!

我们于2006年从孙传志(大伯哥)手里购买了10间横山粮所家属院(有购买证据)。2019年孙传志通知我让我搬家,说卖给郭忠文了。郭忠文的亲属在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郭忠文跟孙传志都是在韩塘乡担任过党委书记,乡长!郭忠文给孙传志说,其子即将担任兰陵县交警队的大队长,回头就把孙传志的儿子安排到交警队工作,利用欺骗诱导的形式购买了孙传志的粮所房产。郭忠文仗势欺人,黑恶势力,先后砸锁,拆我现在居住的房屋院墙。在我们与孙传志、郭忠文打官司期间他们串通恶意办理了粮所有争议房屋的过户手续。他们恶意转移财产,以权谋私,法理难容,基于维护我们合法权益及维护社会稳定的需要,让郭氏的黑恶势力无处安身,我们无奈提出维权要求。郭忠文明知道事实的情况下,一声不吭,在4月8号早上趁我们吃完饭,喂完鸡鸭鹅狗,外出期间强拆了我们的房子院墙。关于强拆房子院墙的事宜我们也多次向有关行政部门反映过,但有关领导说:“你这个事都是大角子,不好处理”;有关领导找到郭忠文调解了,郭忠文给的说法是:“俺不买粮所了,退出来,不参与他们的家包事了”。郭忠文扬言称其背后有靠山,谁也管不了他,他喜欢怎么干就怎么干。 阅读全文

在当前全国各地法院受理的民事、行政诉讼案件中,出现个别当事人滥用诉权现象。滥用诉讼权利是对诚信原则的极大破坏。随意提起或者大量提起诉讼,滥用民事或行政诉权的行为,一方面扰乱了正常的诉讼秩序,损害了司法权威,给我国法治建设带来负面影响,另一方面挤占了有限的司法资源,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增加了对方当事人的诉讼成本,造成诉累。因此,依法规制滥用诉权、恶意诉讼问题具有现实紧迫性和必要性。 阅读全文

我是河北邯郸市磁县磁州镇沙营村李信,身份证132130195709130011。手机15130049936。

事情还得从2014年9月6日说起。这天下午,磁州镇沙营村两委会张贴出公告说:为了进一步修整我村排水管网工程,由于资金紧张,为筹集资金经两委会研究决定,将村公路南的大棚地以永久承包方式承包给村民,每户承包面积0.32亩,价格25000元。 阅读全文

众所周知,房屋建造、基建工程都离不开混凝土,混凝土就是建筑物的血肉,血肉如果有问题,建筑物怎么可能健康呢?然而,近日,有江苏扬中市民举报称,该市存在着多家问题搅拌站,这些搅拌站不仅存在污染现象,还没有相关资质,销售劣质、低价的混凝土,涉嫌非法经营。真相究竟如何?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阅读全文

  日前,一种以“静默拉活”方式存活于高科技当中的黑色产业链浮出水面。所谓静默拉活,是指黑灰产产业链摇身变成了高大上的手机内置SDK提供商,堂而皇之地与手机厂商合作,他们通过特殊的权限,在用户无感知的情况下,后台频繁开启或激活某应用软件,进行模拟唤醒,提升该应用软件的活跃度。较之前一阶段,其隐蔽性更强,令人防不胜防。对于手机用户而言,除非视手机为摆设,卸载App,否则只能任其摆布。春节前,流量黑产重新活跃于手机产业链,而涉嫌的手机厂商不乏魅族手机这样的知名厂商。 阅读全文

相信大家对“肉鸡”这个词不陌生,它是指中了木马,或者留了后门,可以被远程操控的机器。它最早出现于电脑,由于当时很多人的电脑几乎不设防,于是纷纷中招,被远程攻击者完全控制,肉鸡中的所有电脑资料因此成为远程控制者砧板上的肉,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肉鸡”一名由此而来。 阅读全文

相信大家对“肉鸡”这个词不陌生,它是指中了木马,或者留了后门,可以被远程操控的机器。它最早出现于电脑,由于当时很多人的电脑几乎不设防,于是纷纷中招,被远程攻击者完全控制,肉鸡中的所有电脑资料因此成为远程控制者砧板上的肉,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肉鸡”一名由此而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