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集体经济利益谁来拯救? –江苏三级法院为了维护地方腐败,枉法裁判!

本网讯:近日接江苏无锡一村民多次向上级反映: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多名法官罔顾事实,肆意践踏和曲解法律,制造冤案,侵害村民集体经济利益。

众所周知,法官是法院行使审判权的最终责任人,法官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是法治社会的内在要求和司法公正的关键环节。随着司法改革的推进,法官独立审判制度起来越受到重视,对法官处理案件秉公裁判提出了更高要求。但实践中,法官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的案例却仍时有发生,严重侵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无独有偶,江苏三级法院对待本案当事人之裁判让人匪夷所思。

我叫许伟清,男,住所地:无锡市新区春潮花园二区168号601室,实名举报无锡市梁溪法院审判长邓敏、代理审判员袁家琳、人民陪审员张秀英;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彭国顺、审判员何薇、卢文兵;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长臧静、审判员赵黎、吴晓玲,不讲事实、有法不依、枉法裁定、践踏国家法律、制造冤案、天怒人怨。

控告请求:

请求纠正(2017)苏0213行初75号、(2017)苏02行终295号、(2018)苏行申1307号的行政裁定

事由经过:

许伟清为华光村村民,2017年1月16日许伟清向华光股份合作社申请要求公开1996年至2013年度原华光村以下村务信息之一:华光村村级集体资产管理情况,包括但不限于村级集体经济组织直接经营支出、村级债权债务情况、村级收益及其分配情况、村级集体资产处置情况等信息。许伟清也同时向旺庄街道申请公开上述信息。旺庄街道作出的锡新旺信复字〔2016〕16号政府信息答复中明确了许伟清申请公开的以上信息应该向华光股份合作社要求公开。另〔2017〕锡新吴复1号复议决定书中也明确了原华光村相应财务资料已由华光股份合作社接收和保管。但2017年1月23日华光股份合作社作出了不予公开的答复,许伟清对此不服。向旺庄街道提交书面申请,请求履行法定职责。但旺庄街道却答复其无权纠正华光股份合作社(华光村)的错误行为。许伟清认为,华光股份合作社拒绝公开村务信息,侵犯了许伟清作为华光村村民依法应当享有的正当权益。而旺庄街道拒绝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损害了许伟清的合法权益。为此,许伟清向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旺庄街道履行法定职责,但无锡市梁溪法院审判长邓敏、代理审判员袁家琳、人民陪审员张秀英作出(2017)苏0213行初75号行政裁定书驳回起诉,上诉后无锡中院审判长彭国顺、审判员何薇、卢文兵作出(2017)苏02行终295号行政裁定书维持原判。依法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19年9月30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长臧静、审判员赵黎、吴晓玲作出(2018)苏行申1307号行政裁定书,驳回了许伟清的再审申请,为了维护司法公正,依法治国,现向中央控告上述法官,不讲事实、有法不依、枉法裁定的行为,要求纠正原裁定。

具体事实和理由:

(一)、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未经质证或者系伪造的”,具体理由如下:

1、一、二审裁定书认为“经审查,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与事实不符

旺庄街道对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的财务公开具有法定的监督和查处职责。控告人许伟清在一审中提交的新吴区人民政府网站政府信息公开资料明确记载“街道扎实做好股份合作社经济责任审计工作”“旺庄街道切实加强村级资金管理”等信息以及新吴区党政办印发的锡新办发[2017]128号“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集体‘三资’管理的意见”。

2、无锡市新吴区人民政府旺 庄街道办事处的上级机关新吴区农经水利局明确无锡市新吴区人民政府旺庄街道办事处对华光股份合作社具有指导、监督的职责。

另案中,无锡市新吴区农经水利局在回答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中主审法官询问也明确旺庄街道办事处对农村集体资产负有指导、监督管理职责。庭审笔录第5页,“?:被上诉人,你们通过什么方式对农村集体资产和财务进行监督和指导?被:指令发到街道,通过街道和村级单位具体工作部署安排,我们也宏观性制定相关文件。不可能跨过乡级直接对村级进行指导和监督。比如我们制定过《无锡新区村级集体经济组织财务管理规定》这样的文件。”

综上,许伟清认为,上述证据足以证明旺庄街道对于华光股份合作社农村集体资产负有法定的监督职责,华光股份合作社不依法公开财务信息的行为无锡市新吴区人民政府旺庄街道办事处应当进行监督。原审裁定事实认定明显有误,依法应当纠正。

(二) “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的”,具体理由如下:

1、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监察部印发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财务公开规定》(农经发【2011】13号)第二条规定“本规定适用于按村或村民小组设置的集体经济组织(以下称村集体经济组织)。代行村集体经济组织职能的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撤村后代行原村集体经济组织职能的农村社区(居委会)、村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后成立的股份合作经济组织,适用本规定”、第三条“村集体经济组织实行财务公开制度。村集体经济组织应当将其财务活动情况及其有关账目,以便于群众理解和接受的形式如实向全体成员公开,接受成员监督。” 、第十五条第三款规定“县级以上农村经营管理部门和乡(镇)党委、政府行使下列指导和监督职责:(一)指导和监督村集体经济组织依照本规定实行财务公开;(二)指导和监督村集体经济组织建立健全财务公开制度;(三)对财务公开中存在的问题进行查处”。虽然《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财务公开规定》属于行政规章,但该规章是依据上位法《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相关法律制定的,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应当参照适用,上述规定已经明确了乡(镇)党委、政府对集体资产的负有指导和监督的职责。

另外,《无锡新区村级集体经济组织财务管理制度(试行)》锡新管办发(2013)21号文件 第四条“街道农经部门(经贸办、资产办、农村办)财政所负责所辖村级集体经济组织财务管理工作的指导和监督。”,据此,原审裁定认为“农村集体经济实行股份制或股份合作制改革后,股份合作社作为特别法人,与成员之间产生的法律关系属于平等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对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的财务公开,乡镇政府、街道办没有法定的监督职责”,法律适用不当,有枉法裁判之嫌。

(三)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同一合议庭对类似案件作出不同的判决,导致同类案件存在两个不同判决,违反同案同判的司法原则

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曾在2017年8月30日分别作出(2017)苏0213行初47号和(2017)苏0213行初48号行政判决书 。上述两个案件,是当事人沈洪发要求滨湖区蠡湖街道蠡湖股份经济合作社进行信息公开,蠡湖股份经济合作社未作答复,后要求蠡湖街道履行法定职责,责令公开未果,沈洪发向梁溪区人民法院以履行法定职责提起行政诉讼,梁溪法院判决认为根据蠡湖村撤村建居、蠡湖股份合作社是原村集体经济组织改制而来的等事实,蠡湖股份经济合作社的财务公开行为应当受《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财务公开规定》(农经发【2011】13号)的调整,该规定虽属于规章以下的规范性文件,但合法有效,可作为本案适用的依据。则判责令蠡湖街道对于沈洪发提交的责令公开申请进行处理并予以答复。由于本案的诉请事项与这两案例性质相同,但无锡市梁溪区人民法院同一合议庭却作出两种截然不同判决,自然无法令人信服。

经济日报2018年报道:摸清家底才能统筹安排,才能把农村集体资产真正管起来、管得好,才能让农民不错失应得的收益。清产核资是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基础性工作。《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提出,从2017年开始,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基本完成清产核资。时间已经到2020年,江苏、无锡农村集体资产都清算完了么?为什么对老百姓对合理的农村集体资产公布不予公开,置之不理???

“农村社会结构正发生深刻变化,农村人口流动与集体成员财产权不清晰的矛盾日益突出;农民财产意识不断增强,保障农民财产权利与集体资产被侵蚀的矛盾也日益突出。”中国社科院农村所研究员李国祥说,过去农村集体资产遗留的一些问题导致许多农民权益受损,要想对农村集体资产作顶层设计,首先要清产核资,明确集体有哪些家底,实行集体成员认定,以此保障农民的收益权。请问江苏省、无锡市农业农村部门工作在相关领导,你们工作做到哪一步了?工作都做扎实了么?

从2017年起,原农业部会同有关部门全面启动清产核资工作。全国层面已经分两批共选择129个县开展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一些省份也自行选择部分县和村进行了试点。截至目前,2015年确定的首批29个试点县共清查集体资产1125.6亿元、土地2805.8万亩,比清产核资前分别增长9.7%和9.6%。全国范围来看,目前已确权承包地11.5亿亩,占二轮承包地面积80%以上;已确权集体林地27.1亿亩,占林权改革面积99%;集体土地所有权确权登记发证806.4万宗,登记率96%。试问:江苏省清查了多少?

据介绍,清产核资范围包括了全部集体资产,主要有三类。一是土地、森林、草原等资源性资产,全国农村集体土地总面积为66.9亿亩,其中农用地55.3亿亩、建设用地3.1亿亩。二是集体经营性资产,包括房屋、建筑物、设备等。目前账面资产总额3.1万亿元,村均555.4万元,但区域差别很大,东部地区资产总额超过全国的3/4,部分富裕村资产数以亿计,中西部有不少是空壳村、负债村。三是用于公共服务的非经营性资产,包括小学校、卫生所等。

当前,资源性资产的清查已有基础。自然资源部副部长王广华说,通过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基本掌握了每个县甚至到乡村一级的耕地、林地、草地以及建设用地、未利用地等土地利用现状,并坚持每年数据更新,可以为农村集体资源性资产清查提供数据。2014年实施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以来,已将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宅基地上的房屋纳入登记范围,开展房地一体的调查登记。截至目前,全国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发证率77.2%,宅基地登记发证率83.2%。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说,要抓住关键,分类施策。资源性资产清查有一定基础,重点是做好数据衔接,充分利用已有成果,减少和避免重复劳动。通过确认成员身份,厘清了集体成员边界,集体成员财产权利得到了保障

我国农村情况千差万别,集体经济发展不平衡,农民群众意愿诉求多样,改革必须有序推进。无论清产核资,还是成员确认,每个环节都要充分听取群众意见,履行民主程序,向全体成员公示,并经成员大会或成员代表大会确认。业内专家认为,改革中,要充分发挥农民的主体作用,确保他们的知情权、参与权。清产核资和股份化改革以后,关心集体发展的人多了。然而江苏无锡的农村集体财务为何迟迟不予公开,法院某些法官颠倒黑白?

综上所述,在上述众多事实和法律法规及类似判例的情况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仍然认为当地政府、街道办对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的村务公开没有法定的监督职责显然是错误的,完全是有法不依,枉法裁判。

最后,恳请中央领导及有关部门百忙之中高度重视本案,认真调查,秉公处理,依法督办,严肃查处,切实维护农民合法权益,全体村民将不甚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