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连云港纪委为何不查这此案

近日媒体报道;江苏赣榆:百姓奔波10年讨要知情权而不得为讨要补偿款,我已在墩尚镇、赣榆区、连云港市、江苏省各级政府部门奔波了10年。但是,这笔补偿款不但没给我,补偿款发放的明细及资金去向,也始终不告诉我。为此我多次到连云港市纪委举报相关单位违法违纪行为都被市纪委各种理由推脱。

2003年9月8日,依据与赣榆区(原赣榆县)罗阳镇(现在已经合并到墩尚镇)农业技术服务中心签订的大堆东排洪道荒滩承包合同,我承包了新河下游罗阳段,南至朱其柳承包地交界,北至唐振友承包地交界,东至大洪沿口,西至大堆坡上口,约2320亩的鱼塘,承包期限为十年(自2008年2月20日起至2018年2月20日止)承包费15万元一次性交清。其间,他投入巨额资金,治理、整理土地,砌筑堡坎、修建鱼塘,虾塘等,截至2010年累计投资300多万。

为何提前5年与罗阳镇农技中心签订了2008年至2018年的承包合同?是因为他当时正在承包的这片荒滩还在合同期内,2008年是合同到期的节点,但当时罗阳镇政府因为财政紧缺,所以要求我将到期承包合同提前签订再延续十年,并让其交纳了2008年至2018年的15万承包金。

2008年底,因新沭河治理工程需要,水利部门对新沭河滩涂进行清障拆迁。就补偿问题,2009年4月,罗阳镇农技中心与汪勇签订了《补充协议》,施工占用的永久性废地及堆拓宽占地427亩,按每亩80元补助34160元,未废地块1610亩,因施工造成不能生产经营,退还其2年承包费予以补贴,共计25760元,两项补助共计5.9万多元由原罗阳镇农技中心补偿给我。

领取了罗阳镇农技中心5.9万多元补偿款后,2009年获知:其实,2008年12月12日,赣榆县新沭河治理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与罗阳镇农技中心签订了一份《补偿协议书》,根据该《补偿协议书》,新沭河清障拆迁、地面附属物、鱼塘5942.42亩,旱地179.03亩,打到罗阳镇农技中心账户上的补偿款为606.67万元。这笔补偿款到了罗阳镇农技中心(后两镇合并,现墩尚镇农技中心)账户上后又去了哪里?至今墩尚镇不给补偿明细,既然有这补偿款又没有发放给实际承包人,这难道不是截留或者挪用吗?问;这笔钱的明细始终不敢公开实际承包人也没得到难道纪委不该查吗?

新沭河治理后,在合同范围内继续承包的鱼塘还有1610亩,2014年赣榆区(原赣榆县)水利局将我承包合同还未到期的鱼塘强行承包给关系户,原水利局局长同学张某。此时,距离我与罗阳镇农技中心签订的承包合同还有4年才到期。问;既不给补偿款又不让我经营,水利局的这种做法不违法违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