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溪虚假涉诉案:唯有全面公开方能驱散现迷雾

代持股管理人“鸠占鹊巢”拒绝归还股权,隐名股东历经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终于拿回了股权,但却发现公司竟然背负三笔合计高达3800万元的执行款(据2020年1月9日《民主与法制》社新媒体报道)。

不管你承不承认,四川彭州这家叫“玉宇环保”的公司的股权及债务争夺战像极了荧屏上热闹的宫斗戏,但不同的是:这里似乎没有说不出道不明的爱恨情仇,更多的是信任与背叛,争权与夺利……让隐名股东闻到浓浓的“阴谋”味:这样的争夺赤裸裸地一点都不环保,反倒就像还未平息狼烟充满血腥味的战场。

“这个东西,只这一点点儿,就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卑贱变成尊贵。”财富确实是试金石,能量出世道人心。当贺尚福之妻尹晓畅向潘某道、苗某明出具《委托书》时,除却为了确保公司正常经营外,无疑她和丈夫对潘和苗是信任的。可惜的是,现在这信任就像被折皱的白纸,既无法抚平更回不到最初:到底谁辜负了谁?或许,公开才是获得答案。

如今,各方当事人全都深陷迷雾,但可以肯定的是,谁都无法抽身而出,没有常在河边走不湿脚,只有拔出萝卜带出泥!笔者宁愿相信管理人处置财产时,忘记了遵从约定的需要授权人同意并确认。毕竟,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我们原本没有必要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人性,可有时诸多巧合难以用逻辑或高于生活的艺术解释时,还真只能相信“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行为,超越授权权限对相关公司的财物债务进行处置,若没涉嫌职务侵占那可能也属可撤销的无效处置。

无巧不成书,而书总就是人写的。在夺回属于自己股权后,隐名股东居然发现公司背了三起债且都已进入执行程序,且要拍卖公司上亿元的房产。一起涉案金额201万的民间借贷案,从立案到判决只用了25天;一起类似涉案金额800万的案件从立案到判决仅用了21天,除了效率让人拍手称赞外,另一件竟是公司委托的管理人提起了本息2800多万的民间借贷,受理后39天就以调解方式结案。

除了法院审判效率和执行效率让人惊愕外,这三起案件还有诸多巧合值得法院以及各方当人揭开层层迷雾:第一,在此前的股权争夺诉讼中,一审已经审理完毕,正是在上诉的过程中这三起案件接踵而至。第二,三起案件的原告方均在浙江慈溪,其中一个人还正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四川彭州的具有争议的公司代管人。

万物皆有裂缝,那是阳光照进来的地方;而阳光,正是最好的防腐剂。对自认为正深陷迷雾中的当事人来说,阳光就是全面公开本案,回应疑点。纵观本案,法院的审判和执行为何饱受质疑,笔者梳理近几年的网络舆情,发现同样是慈溪法院此前也出现过涉嫌审理虚假诉讼被投诉。尽管对于网络舆情是否为事实暂无考证,但作为一名法律人,深谙一旦法律被权力和利益绑架,必然难以实现正真的正义。本案之所以值得媒体公开报道,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原本一个纠纷在四川发生,缺逐渐演变成突然又在浙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尽管两个地方的案由大不相同,但双方争议的本质就是四川彭州的上亿元的执行房产。

媒体和社会公众质疑这些,背后还隐含了浙江当地司法机关是否涉嫌滥用职权,相关办案人员跨省办案的动力是否真的是维护法律的尊严还是另有他意?作为法律人都应敬畏法律,都知道并确信“一次不公正的司法判决,其恶果甚于十次犯罪”。尽管司法机关并不需要自证清白,但让当事人心服口服也是应有之义——全方位公开该案的全部事实和证据,以此作为驱散该案迷雾的最优选择——慈溪市法院,现在,理应站出来了,以事实和证据彻底、全面地驳斥当事人的不经之论,驱散所谓笼罩着该案的迷雾!(林小明)